快捷搜索:  as

他被顾铮带领着想起了那个对外威严持重

横刀立马,怒目憋气,拉的很有姿态。
 
    是大当家的。
 
    四下无人的夜晚,属于自己的蹲坑时间内,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人,是个人都要呆愣一下,这不,连大当家的这般心理素质极强的人,也一个晃神。
 
    这个人应该是他手底下的兄弟吧?看年纪和面容,自己还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
 
    但是到底是当领导的人,姿态倒是端的挺正的,大当家的十分友善的就朝着门口的顾铮点了点头。
 
    这要是一般的帮众,好家伙,那简直会激动不已,立刻五体投地了。
 
    大当家的对我笑了啊,果然是大当家的,一点架子都没有,对我这个小人物都这么慈祥。
 
    可是对面这个人是谁啊?顾铮啊?
 
    现如今的他压根就没空去注意对面这个人的行为动作了,他所有的心神都陷入到了巨大的狂喜之中。
 
    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上了枕头,难道老天爷也可怜他顾铮睡完羊棚睡马棚的匮悲惨生活,终于打算在精神上给予他点鼓励了?
 
    谢谢啊!这就是他实施计划的良机啊。
 
    四周无人,寂静无声,只有他和大当家的面对面,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开始动手吧顾铮。
 
    ‘啪’
 
    忘记了自己要来蹲坑的顾铮,一个箭步迈进了硕大的茅房中央,然后接上一个虚晃的甩袖转身的动作,将头颅高昂,目光放的迷茫,双手背在身后,把最具有气势的后脑勺,就对准了大当家的方向。
 
 47 请黄大仙
 
    要是自己穿的是古代的长袖闊袍就更加的潇洒了,说不定还能带点神秘的高人风范。
 
    当然了,这是做完了这一串儿动作后,顾铮自己脑海中想象出来的英姿。
 
    他的这一系列的行为,在蹲坑的大当家的眼中是这样的。
 
    这大叔的岁数也不小了,可能从来没见有如此的贴近领头人,一进厕所就被他的礼贤下士给惊着了,然后欣喜若狂,痰迷心窍了吧?
 
    没看对方都不忍直视他蹲坑的风姿,自动的将身子给背过去了吗?
 
    叔,不要这样,大家都是好兄弟,一起啊!
 
    所以说,这是一个美好的误会,可是顾铮摆完了他认为很有必要的这个姿势之后,接着就说了一串儿的话,在他背后的那位大当家的,就笑不出来了,对方甚至连腚都差点忘了擦,就这样直勾勾的站了起来。
 
    顾铮是这样说的。
 
    “大当家的,可能你并不认识我,但是在你小的时候,我可是跟在老当家的身后看着你长大的。”
 
    是啊,马圈就在营寨的最后方,这话一点都没说错。
 
    “自打老当家去世之后,我自愿为他在后山结庐守灵,发誓三年不出后山。这也是老当家的临死前的遗愿。”
 
    恩,吩咐他好好看顾着寨子中的马,至于他的房子,就建在马圈的边上啊。
 
    “他曾拉着我的手嘱咐到:顾铮啊,是时候让年轻人自己闯一闯了,马蛋儿这个孩子我知道,是一个能带着营寨过好日子的当家人。”
 
    “像我们这样的老人,也应该歇歇了!等到真正出现了什么大事的时候,你一定要出来提醒马蛋儿一句啊!毕竟咱们寨子中的老人们可是不多了!”
 
    哦,忘了说了,马蛋儿就是大当家的小名,叫到了十多岁。等老帮主觉得在一众小辈中,就马蛋儿最出挑,当他打算将统领山寨的重任交给马蛋儿的时候,就给对方起了一个十分威武的名字,叫做马风云。
 
    自此之后,马蛋儿这个名字,山寨中就再也没人叫了。
 
    听到前面的话,马风云还蹲在坑上有点茫然,他被顾铮带领着想起了那个对外威严持重,但是在自己面前却是慈祥可亲的老当家的面容。
 
    可是在顾铮接下来的话中,他可真的是蹲不住了。
 
    “也许老当家的也从来没有想过,他去世之后,你用到我的时候,会来的这么快。”
 
    “但是就在今晚,就在刚才,我那种被老当家的颇为倚重的能力,又再一次的笼罩上了我的全身。”
 
    “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寨子中即将有大事发生,还是关乎整个营寨生死存亡的大事,我这里,永远不会对我说谎。”顾铮指了指自己的天灵盖接着说道。
 
    “因为我顾半仙,曾经几次有过这样的预感,都成真了,曾经的老当家的,也是在我的预知神通之下,才侥幸躲过了几次大难。”
 
    “比如说咱们寨子前两年和山外事败后被赶进来的绿匪军遭遇的那一战!再或者说更早一点的咱们威狼山与甘省境内最大的山匪差点同归于尽的那一次。老当家的都是按照我的法子,才逃过一劫的。”
    “在这种关头之下,我也顾不得旁的了,必须要马上找到大当家的你啊!”
 
    “因为明天你将有灭顶之灾,至于是如何的大难,我必须请大仙上身啦!”
 
    “现在时辰已到!月上枝头!此时不待更待何时!哇呀呀呀!请黄大仙驾临!”
 
    走你!
 
    顾铮突然就将背对着大当家的脸,以一个十分诡异的方式,给转了过来。
 
    嘎吱嘎吱,顾铮的脖子转动的过程一下一下的,就好像那不是人的脖子,而是上了发条的机械构造。
 
    他原本十分正常的质朴眼神,也开始涣散了开来,等他的眼睛从一个正常人的形态变成了斗鸡鸡眼,然后又恢复成了常态的时候,他的眼眶中再次发散出来的神采,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