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在上边还有一排排的用红纸卷成的体积相同的长

 “一种是落草为寇,成为这里千座大山中的流匪,另一种就是要与您这个地头蛇会会面,要么就是许与你好处,让您帮着他们东山再起与山外的大部队汇合,要么就是看着这里安居乐业的眼红,直接与您对上,取而代之。”
 
    听到这里,大当家的还没有什么反应,底下的那群帮众汉子们可不干了。
 
    “他敢!在甘省这个地界内,还想和我们威狼山的马匪叫板?他是显自己的命不够长吗!!”
 
    “你让他来一个试试,我们马匪的威名可不是吹出来的,保准让他们有去无回!”
 
    瞧瞧!瞧瞧!
 
    这煽动性,一直站在大当家的背后,发挥了原主自带的金手指‘你看不见我’的顾铮,就‘啧’了一下。
 
    这个叫陈康的八匪将领不简单啊,短短的几句话,就把场内的人的火给拱了起来了。
 
    可是你别说,人家分析还挺对的,按照原本事态的发展来看,那个涂飞不就是来山寨里准备用王八之气收编这一群马匪的吗?
 
    再看看现在这些四肢发达的甘省爷们这应答的方式,妥妥的在书中就是个大反派,被人灭的主儿啊!
 
    谁让自己就钻到炮灰堆里了呢?
 
    现如今可不能自家先乱了阵脚,在两方人马没碰头的时候就有了偏重。
 
    大当家的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在众人的吆喝声减弱的时候,就抬手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
 
    行令禁止的大厅内,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兄弟们性子比较急躁,陈将军请你把话说完了,再让我们再判断吧?”
 
    “也好!”陈康丝毫不在意的笑笑,接着就把来意说了出来:“为了避免威狼山今后的麻烦,也是为了我们八匪的这支队伍不要在贵地中消耗的过多。今日特带足了诚意,想要请大当家的帮一个对你们马匪来说微不足道的小忙。”
 
    “哦?什么忙?”
 
    “希望贵帮能动用你们在甘省中的势力,帮我找寻到那股溃散的王匪的大部队的所在。”
 
    “来人啊,将我今天特意带过来的礼物拿过来!”
 
    陈康将手掌一挥,身后的副官就一个敬礼退了下去,再上来的时候可不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而是由八个在外厅的马匪的成员协同着一同进来的。
 
    不找人帮忙不行啊,满满两大箱子的财物呢。
 
    ‘咣当当。’
 
    瓷实的四角包铁木箱就这样被墩在了地上,而陈康则朝着副官一努嘴示意,这个贴心的亲信就将两口未上锁的箱子当众给打了开来。
 
    一箱子绫罗绸缎,皮毛,配饰,在上边还有一排排的用红纸卷成的体积相同的长筒。
 
    而另一个箱子,则是二十条长枪,并充足的黄灿灿的子弹,在敞亮的大厅内,莫名的就被照出了闪闪发亮的光芒。
 
    对于财务,其实威狼山的汉子们和一般的土匪不同,他们看的并不重。
 
    他们光棍一条,有吃有喝还有饷银,大当家的从来都没亏过他们,山寨中的奖惩机制也是十分的分明。只要肯卖力气,谁的手头上都不缺钱花。
 
    开心了,下山去经常光顾的相好那困上一觉,嘴馋了,就去城里的赛八仙整上一桌干货,小日子过得别提多滋润了。
 
    他们威狼山的汉子,那可是周边乡里相亲们,嫁姑娘的热门人选嘞。
 
    所以,他们那些灼灼发光的眼神,都是送给那二十条崭新的步枪的。
摘了下来,一双保养的十分到位的手,就这样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吸引着大家的视线从枪支上转移过来,注视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只见陈康拿起那财务箱子中的红纸筒,两只手上下一握,朝着两个方向互相一使劲,‘哗啦’红纸那薄弱的包装就撕裂了开来,里边所固定住的白花花的银元,就这样散乱无序的掉落在了绫罗绸缎之上。
 
    大红色的锦帛之上,映衬着的是白花花的银币,就像夜晚在蜡烛光亮下看着红被上的小桃红的大白腿一般,直晃眼睛,让人的血脉跟着就膨胀了起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